Monday, April 14, 2008

Poison by 反町隆史

好90s的熱血啊~(/‵Д′)

Sunday, April 13, 2008

但香港有天壇大佛呀嘛

昨晚行雷,不下雨。不知道是否所謂的「驚蟄」,當時正跟舊同學車里子聊天,聊聊忽然聊到「未世凶煞」這部電影。

「丫,唔知發生係香港情況會係點,不過香港冇自由神象。」我說。
「但香港有天壇大佛呀嘛。」她說。

其實當下也不覺有甚麼好笑,但只要你想像一下有日,天壇大佛像「未世凶煞」裡的自由神像般甩頭的話,你就會明白這件事的笑點在哪裡。結果便跟車里子為這crazy imagine笑了很久。剛才洗澡時忽然想到天壇大佛甩頭的畫面,又笑起來,撞鬼。



Saturday, April 12, 2008

達明一派 The Party

舊CD,但保存良好。半價。


寂寞的人有福了
作詞:黃偉文 作曲:劉以達 編曲:劉以達/梁基爵@人山人海

萬歲萬歲上帝萬歲
我需要的你都允許
上班放工吃飽再安睡
伴侶伴侶 沒有伴侶
也不覺得有必要追
太多快感太方便索取

桃花 命犯不起的桃花
代用品通統買下
我這世界也夠填滿吧
桃花 就像失手的塗鴉
盡量將污點刷下
抹去了你 我更完美吧

不付出不回復一樣豐足
難道我這不算因禍得福
不用哭不用聽悲情金曲
但凡自救的便有福

萬歲萬歲上帝萬歲
我需要的你都允許
抹窗熨衫瘦身再安睡
伴侶伴侶 沒有伴侶
也不覺得有必要追
我的聖水向沙漠挖取

回家 自地板湧出浮沙
欲墜的天花降下
也勝過要到處求愛吧

不付出不回復一樣豐足
難道我這不算因禍得福
不用哭不用聽悲情金曲
但凡自救的便有福

萬歲萬歲上帝萬歲
我需要的你都允許
上班放工吃飽再安睡
伴侶伴侶 沒有伴侶
也不覺得有必要追
我失去的已經共我團聚

誰空虛

最近

沒有更新這個可愛小墓園一段時間,其實我過得不錯。正因為過得不錯,連寫東西在網誌也沒有時間。接下來也有很多事情得做,它們也頂重要。一個小小的計劃,我有很多東西沒整理好,我想整理它們,然後刊出來。


過去半個月我寫了個小說,十萬餘字。每天處理俗務之餘還要寫那麼多,真是頂佩服自己在這方面的勤力。現在夏天感覺很濃,現在不過才四月。但這四個月的日子過得就像過山車一樣,很多事情發生,我是差點要死的,但我始終沒死:現在我活得不錯。雖然依然是睡得不好。

現在才發覺自己可以生活得如此隨性自在。我要好好對自己才成。我只不過是想活得舒服點。不要告訴我這樣做不好不好,開心的、高興的,又有機會,我為甚麼不去做?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

Sunday, March 30, 2008

多快好省的約會去

約會是件有益身心的事情。沒有約會,怎麼肯花心思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樣、花心思妝點這個臭皮囊。沒有約會,臉也沒空洗、放縱自己衣衫不整,諸如此類。跟自己獨處得太久,越是沉浸,總及不上「噢,今晚我有個約」的好。人生苦短,哪有空來斯人獨憔悴那一套。沒有機會的,速速離場,其實整個森林你都能馳騁。

跟不同的人交往也好,最諷刺的是,人總得經過不同的客體去認識自我。約會是件有益身心的事,宣多做。從今天起,多快好省的約會去。

Wednesday, March 26, 2008

Glommy Morning

The weather is always bad. And I hate this glommy and rainy weather the most.


Monday, March 24, 2008

KABUKI

我們在名為
灰藍色的劇團
演著
已荒廢的戲劇

可在舞台上拆散
滴血的薔薇
妝容化了亂唐的瓊貌
鮮紅淚珠點了絳唇

只是扮演
討你討我討世俗的歡心
怎麼分辨
我是忠誠的演員
還是善變的戲子?

觀眾也看不清那是
人生的台板
還是一場幻覺

我們在名為
灰藍色的劇團
演著
已荒廢的戲劇

卸了妝的世界
在瓊台下
春色可以盡情戀慕

封緘世界的
是水晶還是琉璃?
裸裎的蜘蛛
張開牠
青春粉紅的網子
賞我感官的熔化

有時生怕混淆了

是人生的台板
還是一場幻覺
然而
我們只是一群
妝扮華麗的戲子

那個恩客名叫命運
整夜我們只等待
祂的打賞

Sunday, March 23, 2008

New Romantic

In the wasteland I hunt nothing
but stand by a tree stump waiting for a hare
whole night we set here
and i keep touching your hair

I used to ignore the thirst
and my gaze is caressive
and i need you to need me
though i dont want to kiss you
but i need you to kiss me first

it would be an understatement
to say its our grotesquely experiment
I am a freaky gentlemen
you better have to remember it

I used to ignore the thirst
and my gaze is caressive
and i need you to need me
though i dont want to kiss you
but i need you to kiss me first

In the wasteland I hunt nothing
but stand by a tree stump waiting for a hare
because i know that love is a hill
so its seems easier
to be a single and happy wayfarer

it would be an understatement
to say its our grotesquely experiment
I am a freaky gentlemen
you better have to remember it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忽然熱血之【盲俠座頭市】

熱血得upload了最精彩的兩段打戲。嘩,反手刀加招招奪命一擊必殺血花四淺,所謂暴力美學。